1. <rt id="LIM6YQ"></rt>





      2. <command id="LIM6YQ"></command><dialog id="LIM6YQ"><wbr id="LIM6YQ"></wbr></dialog>

    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    故事

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故事会 > 

        考试日

        来源:故事会 作者:佚名

          这天是男孩迪基12岁的生日骚捎,早餐时骚捎,他的父母第一次和他提起了“考试”的事。

          父母说起这次考试时骚捎,显得顾虑重重骚捎,母亲眼里甚至有泪花闪现。迪基好奇地问:“什么考试?”

          母亲尽量若无其事地说:“就是政府对12岁儿童的智力测验。你下周要去考试骚捎,用不着担心。”

          迪基问:“你是说像学校里的那种考试吗?”

          父亲说:“有点像。现在别去想它了骚捎,去看你的连环画吧。”

          迪基闷闷不乐地站起来骚捎,走到客厅的一角。今天是他的生日骚捎,他打算过得快快活活的骚捎,可父母脸上的愁容却破坏了他的心情骚捎,这让他既不解又有些紧张。

          迪基无聊地逛到窗前骚捎,看着窗外的雨景骚捎,他问父亲:“为什么今天一定要下雨?明天下骚捎,不行吗?”

          父亲正躺在安乐椅上看政府办的报纸骚捎,他心情烦躁骚捎,把报纸翻得嚓嚓响骚捎,回答说:“天想下雨就下呗骚捎,雨水使草儿生长嘛。”

          迪基追问:“爸爸骚捎,雨水为什么会使草儿生长?”

          “它就是能使草儿生长嘛。”

          迪基皱着眉头说:“那么骚捎,是什么使草儿变绿的?”

          “谁也不知道!”父亲打断他的话骚捎,又马上对自己的粗暴感到后悔。迪基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喜欢问各种奇怪的问题骚捎,问的时候眼里还闪着机灵的光。很多问题父亲都答不上来骚捎,但他喜欢和孩子这样聊天。

          这时骚捎,迪基又问:“爸爸骚捎,太阳离我们多远?”

          父亲想了想骚捎,说:“嗯骚捎,5000英里左右。”

          一周很快过去骚捎,这天是迪基参加考试的日子了。坐在早餐桌前骚捎,迪基又在母亲的眼睛里看到了泪花。父亲故作轻松地说:“别担心骚捎,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个孩子参加这种考试。政府想知道你机灵到什么程度骚捎,就是这么回事。到时候骚捎,他们会让你喝一种饮料骚捎,然后让你走进一个房间骚捎,里面有一种机器……”

          迪基问:“喝什么饮料?”

          “没什么骚捎,那玩意儿味道像薄荷骚捎,给你喝下去是想要你回答问题时不说假话。政府并不认为你会说谎骚捎,不过喝了这种东西更保险。”

          迪基的脸上流露出困惑不解的神情骚捎,他望着母亲骚捎,母亲勉强挤出微笑骚捎,说:“一切都会顺利的。”

          “当然骚捎,一切都会顺利。”父亲表示同意骚捎,“迪基骚捎,你是乖孩子骚捎,你会顺利通过的。到时候骚捎,我们就回家庆祝一番。”

          迪基和父亲比规定的时间提前15分钟来到了政府的教育大厦骚捎,考试就在这里进行。

          父子俩来到4楼骚捎,404号房间前面骚捎,一张光洁闪亮的办公桌前坐着一个年轻人骚捎,他手拿一塊夹板骚捎,查对了姓名后骚捎,就让迪基和父亲走进房间里去。

          这房间冷冰冰的骚捎,一股官场气息。房间里已经有几对父子了。一位薄嘴唇、短头发的女人正在分发要填写的表。父亲把表填好骚捎,还给办事员骚捎,然后告诉迪基说:“不会等很久的骚捎,他们一叫你的名字骚捎,你就笔直从房间那头的门走过去。”他把那扇门指给迪基看。

          这时骚捎,喇叭里叫出了第一个名字。迪基看到一个男孩不情愿地离开父亲骚捎,慢吞吞地走向那扇门。

          11点10分骚捎,喇叭喊了迪基的名字。

          “祝你运气好骚捎,我的孩子。”父亲说话的时候眼睛不敢望着迪基骚捎,“考试过后骚捎,我会来接你的。”

          迪基走向那扇门骚捎,转动球形把手。里面的房间阴沉沉的骚捎,一个穿灰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和气地说:“坐下。你叫迪基·乔丹吧?”

          “是的骚捎,先生。”

          “你的编号是600-115。把这喝下去骚捎,迪基。”

          工作人员从桌上拿起一个塑料杯骚捎,递给迪基。杯里的液体像乳脂一样稠骚捎,只稍微有一点父亲说过的薄荷味。迪基一下子喝光骚捎,将空杯子递回去。

          迪基不出声地坐着骚捎,那个工作人员忙着写什么骚捎,然后看看表骚捎,站起来紧挨着迪基的脸骚捎,取下夹在上衣口袋里的一支笔一样的东西骚捎,将一线微光射进迪基的眼睛里骚捎,然后他说:“好了骚捎,药开始起效了骚捎,跟我来骚捎,迪基。”

          工作人员把迪基领到房间的另一端骚捎,那儿有一把孤零零的椅子骚捎,摆在一台巨大的计算机前面。靠椅子左边扶手上放着一只麦克风骚捎,迪基坐下来的时候骚捎,发现麦克风的尖头恰好就在自己的嘴边。

          工作人员说:“别紧张骚捎,迪基。现在你要一个人留在这儿骚捎,计算机会问你一些问题骚捎,你得好好想想骚捎,对着麦克风答出来。”

          迪基点点头骚捎,工作人员轻轻拍拍他的肩膀骚捎,走了。

          计算机的灯光亮了骚捎,机器呼呼响起来骚捎,一个声音说:“补完这一串数字:1、4、7、10……”

          迪基考试的时候骚捎,他的父母一直在家中的客厅里等着。下午4点骚捎,电话铃响起骚捎,母亲想去抢着接电话骚捎,但她的丈夫捷足先登。

          电话里的声音急促尖刻骚捎,官腔十足:“是乔丹先生吗?”

          “是骚捎,是我。”

          “我是教育部骚捎,你的儿子迪基·乔丹骚捎,编号600-115骚捎,已经完成政府的考试。我遗憾地通知你骚捎,根据‘新法典第5章第84条骚捎,他的智力商数已超过政府规定。”

          在房间另一头的母亲听不到电话里的声音骚捎,但她看到了丈夫脸上的表情骚捎,立刻就放声大哭起来。

          电话那头的声音继续说着:“你可以在电话里挑选骚捎,随你便骚捎,是由政府收埋他的尸体呢骚捎,还是你私下安葬?政府收埋骚捎,收费十元。”

        Tags: 考试

    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gushihui/155877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    人赞过

    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    灰豆大魔王
        2019-08-16 16:40:57
        支持!!
        世子
        2019-08-15 00:52:48
        愚民世界骚捎,结尾惊了
        匿名
        2019-08-08 00:23:50
        我没看懂他为什么要死????
        王小明
        2019-08-06 13:28:14
        真不敢相信
        匿名
        2019-07-29 16:16:07
        莫名其妙骚捎,小孩子的智商高骚捎,为什么就要死?
        昵称: 验证码:







          1. <rt id="LIM6YQ"></rt>





          2. <command id="LIM6YQ"></command><dialog id="LIM6YQ"><wbr id="LIM6YQ"></wbr></dialog>